死亡的温柔

看着伏在她床边睡着的丈夫,丈夫的手紧紧握着她,自从医生告知他们,她只有不超过三个月的命,丈夫从知悉的那天起,寸步不离她的床,连去洗手间都是匆匆回来。她祈求这样的时刻可以永久定格,以致她可以一直凝视着她的男人,这男人的体温透过他的手缓缓又持久地从她的手背输入她的血液,乃至她整个身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