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女,该不该闪婚?

主持人,你好。我是一名40岁的职业女性,至今单身。我在远离家乡的另一个城市里工作,近几年来,每当回到家,父母就在催婚,邻居、亲戚们也都对我指指点点的。这让我感到很不舒服,有时,甚至连家都不想回了。就连身边的朋友也都一直问我“为什么还不要嫁人?”“几时要结婚啊?”。面对这些催婚压力,我感到喘不过气。

Read more

男人,难说心事

粗略估计,每十位的寻求辅导人士中,只有两位是男性。除了因为面子问题不愿寻求帮助,要分享内心的脆弱,或所谓的“谈心事”,都会令男士非常不安,而男性的求助者大多只会分享事务性的事。在辅导环节,当我重复问他们“觉得如何”时,他们会不期然地倾向表达自己的想法、评论事情的对与错,较好的会说 “不开心”、“伤心”、“OK 啦”等等。

Read more

把时间交给神

小康之家,父亲从商,母亲是书记。我乖巧懂事,有个玩伴妹妹,得天独厚的童年 应该是美好的。懂事以来,我一度质疑上帝的爱。如果上帝爱我,为何让我如此遭遇?如果上帝爱我,为何容许这样的伤害?如果上帝爱我,为何当时没有保护我?后来甚至埋怨神,埋怨如此遭遇毁了我的人生,埋怨如此伤害使我不快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