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森林的小红帽

 文:陈仰芬

“小红帽”的故事版本多达一百多个,小红帽最早的结局是被邪恶的灰狼吞噬一一善不敌邪。不过,这样的结局对于擅长创作美丽童话的德国格林兄弟来说,实在太悲惨了,于是他们做了修改一一在故事里加添一位一路追捕灰狼的猎人,让他来对付大灰狼绰绰有余。

不过,猎人并没有使用猎枪,或许格林兄弟认为这太血腥了,所以猎人只是使用杀伤力不大的剪刀,把狼的肚皮剪开,救出了小红帽和外婆,然后将石头放进灰狼的肚子里,接着一针针缝好伤口。这样的情节表面看来不太残暴,却颇具“伪装善良”之嫌,因为大灰狼最后还是被肚子里的石头活活给折腾死。

格林兄弟虽然让原本悲凄的故事有了曙光和慰藉,却始终离不开“以暴制暴”的基调。这个童话里的英雄是男人,女的都是弱者,符合了保守男权社会的意识形态。不过,在晚近的版本中,激进的作者让“小红帽”不再软弱一一小红帽亲手用剪刀剪破大野狼的肚皮;甚至在鲁尔得达尔Roalddahl 的儿童诗歌里,小红帽竟然大胆地开枪打死大灰狼。这些修订版显露了女性强悍的自主权,那个天真纯洁的“小红帽”荡然无存。最不幸的一一在近代版本中,小红帽变成充满情欲的性感女郎。从“善不敌邪”“伪装善良”“以暴制暴”来到最后的“邪恶放荡”,我们似乎阅览着人文思潮在惊涛骇浪里的堕落史。

今天要介绍的这本《走出森林的小红帽》,新锐作者韩煦女士把这个故事全面颠覆翻新,旧瓶装新酒,里面有了“爱”的清香和甘甜。小红帽终于走出了当年充满“罪与罚”的重重黑森林,所以我们看到绘本封面是洁白的底色,绿油油的树木和亮红色的连帽斗篷,一幅生机勃勃的图像。

《走出森林的小红帽》使用三个刻画小红帽的层次作为故事的架构,每个层次都在引导我们探索、思考人生,一层比一层深入,一层比一层丰富。

第一个层次的素材是视觉,小红帽是瞎眼的。她虽然手持导盲手杖,可是单凭这件工具要穿过森林去找外婆,太难了!难怪第一幅跨页图是以黑灰色为主,显示主人翁心中面对困难时的恐惧和无力感。

第二个层次有三个相似的情节(注意小红帽由黑渐变红的过程),小红帽遇到兔子、刺猬和臭鼬,这三冲动物的特征隐喻着五官中的听觉、触觉嗅觉。三只动物都只爱自己:兔子不愿慢下脚步,刺猬不想牺牲玩乐,臭鼬不肯放弃睡眠;它们都不愿协助盲人。不过,通过它们的提醒,小红帽倒是醒觉了:自己还拥有听、触和嗅觉去认知世界,她的信心加强了。

第三个层次谈味觉,不过这里谈的不单单只是舌尖的味觉,还有另一冲截然不同的味觉!小红帽遇到灰狼,灰狼味蕾大开,撒谎说自己是狗,还答应陪她找外婆,其实别有居心。转折点就在灰狼跌落大坑时,小红帽用导盲手杖把它救出,并撕下衣角替它包扎脖子上的伤口,这个爱的滋味开始在大灰狼的心里发酵酝酿……对了,就是这个心所能感受的味道!吃人的邪念消失了,灰狼实现承诺,真的把她送到外婆家!所以“大灰”这个去除“狼”的名字一一它也是受之无愧。

有关小红帽生命里的三个层次,可以简化如下:

  1. 第一个层次是小红帽没有的条件。
  2. 第二个层次是小红帽拥有的条件。
  3. 第三个层次是小红帽拥有生命中最重要、最珍贵的——“爱”。

“邪恶的心”是饥饿的,当小红帽用“爱”使它填满、温饱,它的生命从此掀开全新的篇章。

“爱”出现了,黑森林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文章来源:文桥季刊1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