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变成占有

阿欣跟男友拍拖一年。男友比她年纪大五年。男友条件很好,有稳定的事业,有车有楼,更重要是,他对这段感情非常认真。阿欣初时感到自己很幸福。

他们愈走愈近,几乎日日见面。男友管接管送,又走进她的朋友圈子,一起参加活动,双方也经常见家人。渐渐地,阿欣开始感到有点压力。可是,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不应埋怨什么。

阿欣有种感觉,就是男友彷佛不需要私人空间,没有自己的圈子,他的世界就只有她一个,甚至将她的事务都放大。例如,阿欣有时因为一些无心快语不小心刺激到男友,他的心情就大受影响,不高兴上几天。她觉得,男人之中,他算是个非常情绪敏感的人。

加上,男友常常要阿欣将他们的合照放上Instagram,将他们的关系和做过的事都公诸于世;又要查看阿欣的电话,要她立即回覆讯息等。彷彿,男友希望阿欣无时无刻都给他100%关注度,将他当成全世界、全宇宙。这样令阿欣感觉 很累。

阿欣很喜欢约会朋友,因为男友的缘故,已经减少见朋友的机会,好像拍拖令她失去友谊。她感到自己的世界愈收愈狭窄,有种被牢牢地囚住的感觉。

阿欣虽是喜欢他,也知道他对她无微不至,但的确感到透不到气。得到感情,却又牺牲了很多。她感到很疲倦,很想放弃。

一次从男友的好友口中得知,原来男友之前的一段感情出现第三者,令他缺乏安全感,占有欲变得很强。阿欣反问自己:既然明白男友的经历,是否应该迁就他?是否应该更珍惜?是否自己太自私?如果放弃,会否难找另一个好对象?

她没勇气去正视他,正视问题。

明显地,阿欣的男友充满占有欲,令她透不过气。矛盾是,既然爱一个人,就想拥有对方,想据为己有。有何不妥?

这正是一个感情的矛盾,既要执着,又要放手。我们要研究感情里,如何收如何放,如何进如何退。勇敢地,即使不去占有,仍然有份安全感。

这里有个非正式的心理测验,让你反思自己的爱情观:面对情人,你会有以下要求或反应吗?

  • 如果情人忘了我的生日,我会很不开心。
  • 重要的节日,包括我们的生日、平安夜、元旦、情人节、周年纪念等,我要与情人在一起。
  • 除非有合理理由,否则情人一定要尽快回覆我的电话。
  • 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在情人身上,即使没有问我意见,我也要第一个知道。
  • 情人要将我们的情侣关系公诸于世。
  • 如果情人Facebook的感情状况不是「恋爱中」而是「单身」,或「一言难尽」,我会发怒。
  • 我不想情人去见前度。
  • 如果情人迷上了某人,我有权知道。
  • 如果情人和某人有亲密关系,只要不涉及性关系,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 如果情人和某人发生性关系,只要没爱上对方,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 如果我和某人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而这可能会激发情人的醋意,我不会告诉对方。

(转载自《明周》2013年5月11日,引用香港大学学者江绍褀博士资料)

以上的问题,如果你大部分都回答「是」,你可能会认同「爱是占有」。

文章来源:伍咏光《爱,要勇敢——恋爱的心理分析》,突破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