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温柔

看着伏在她床边睡着的丈夫,丈夫的手紧紧握着她,自从医生告知他们,她只有不超过三个月的命,丈夫从知悉的那天起,寸步不离她的床,连去洗手间都是匆匆回来。她祈求这样的时刻可以永久定格,以致她可以一直凝视着她的男人,这男人的体温透过他的手缓缓又持久地从她的手背输入她的血液,乃至她整个身体。

曾经她害怕死,怕失去了眼前的一切,也怕自己死了,这个男人要承受痛苦。但,几个月过去了,医生说三个月,现在已经进入第四个月了,越靠近死,她越意识死亡的温柔,这是她从未有过的。她以为像吸血僵尸,先恐怖惊吓,然后勒住你的喉管渐渐吞噬。可是,在基督的平安里,她经历和感受到的,是另一种。

死亡像一道缓缓流动的溪流,在许多个她昏睡的片刻里(她总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会,她丈夫却情凄意切地告知,她已经不省人事三天了),她常常听到潺潺溪流,这溪流使她格外宁静,她就在那里安歇,溪流的周边是葱郁绿茵。直到有一天,一位前来探望的基督徒,给她朗读《诗篇》23篇时,她立即就领会了死亡的意义一一那是基督对她的召喚,她要回家了。因此,她对死有了渴望,但不是为了要尽快终结当下痛苦的生存。

这个时刻是美好的,她渴望从此停驻。结婚快30年了,孩子都出人头地,成家立业了,他们俩还在奔波劳碌。前半辈子为了孩子,后半辈子则为了之前所建立的事业。在别人眼中,她和丈夫是成功人士,她算是科技高层人员,她丈夫也建立了一家有声有色的公司。然而,庸庸碌碌一辈子,钱是多了,什么也不缺,这几个月与丈夫如此形影不离的无间亲密,却是前所未有的,甚至婚姻前的恋爱时期也没有。这三个月一一即将赴死的日子里,他们天天活在甜美的爱情里,死亡阴影底下的爱情如此幸福,此刻即是永恒了,这样的日子远胜过去的30年。对于赴死的日子,她充满感恩,她预期的惧怕和痛苦,没有出现。

她知道,死亡的日子得以逆转,是基督,她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更早认识耶稣,不然,她不需要劳碌大半辈子才领悟此时此刻的美好。过去的婚姻,就像《传道书》反复强调那样,虚空的虚空,如果每一天都能争取和珍惜与所爱的人一起,单单享受一起的甜蜜,这样的日子不就是一种虚空抵制吗?可惜,他们过去的日子都在“消费” 了婚姻,那些日子,她如今想起,感觉连牵手都是一种任务,没有享受可言。不要说那个年代的人不懂爱情,她发觉这个年代的人更不懂,他们只有消费概念,毫无享受,就像花了巨款去吃一餐豪华的,两人却各自滑手机,豪华以后,没有美食,没有爱情,纯粹消费。

再看看丈夫,她预感自己离去的时间不远了,她已经告诉丈夫她感到足够了,能在每一个当下都享受彼此的爱,没有任何时间比现在更幸福了,这样的日子胜于虚空和死亡。她轻轻闭上了眼睛,耳边再度听到溪流,她一步一步地走向那溪流所在。

文章来源:文桥《宣教之心》——原名<爱在每一个当下>,188季刊,马来西亚基督徒写作团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