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世界的光

文:张友凤

有人形容2020年是寒冷黑暗的一年,政坛充斥恶斗,人性邪恶尽显,民间充满苦难悲情;还有人质问:“你们的上帝为何让病毒扰乱摧残我们的世界?”

曾经读到爱因斯坦在课堂上与教授对答的故事。因才疏学浅,无法考证故事虚实,主角是否张冠李戴。但故事有趣,深得认同,姑借用之。

教授与学生讨论上帝的问题教授不怀好意地问:“既然上帝创造了一切,那么邪恶也是上帝创造的了,因为邪恶是存在的,”爱因斯坦没有直接回答教授,而是先提问两个问题:世界上存在寒冷吗?黑暗存在吗?教授的答案是肯定的。

然后爱因斯坦说:“寒冷并不存在。根据物理学原理,热度可以测量,寒冷却不能。我们感觉到的寒冷,其实是缺少热能的缘故……我们创造这个词汇是为了描述没有热能的感觉。黑暗同样不存在。黑暗是因为缺少光亮的缘故。我们可以研究光,却不能研究黑暗,我们可以用牛顿的三棱镜将日光折射出各种 颜色的光,研究各种光的波长,但无法测量黑暗。仅仅一道光线就可以划破或照亮黑暗的世界,但是我们无法知道一个空间的黑暗究竟是多少。‘黑暗’只是用来描述无光的状态。”

最后他回答教授的问题:“邪恶并不存在,邪恶只是心中缺少爱的状态,就像寒冷和黑暗一样,邪恶是用来描述缺少爱的词语。上帝没有创造邪恶,祂只创造了爱,邪恶是人心中缺少上帝的爱的结果,正如寒冷源自缺少热能,黑暗源自没有光亮一样……

故事主角融合物理学的概念完美地反击了教授的理论,提供一种理解世界的方式——不是因为A多,而是B少了。

2020年瘟疫猖狂横世,黑暗严寒看似不到尽头,也许是上帝让我们看清世界“什么多了,什么少了”,我们可以增加什么?谁正在黑暗中摸索救援之手,盼望迟迟未崭露的曙光?谁正在风中瑟瑟缩缩渴望保暖衣被?谁正饥肠辘辘等待施舍一顿饭食?做光做盐的舞台摆在眼前,登台演出,还是蜷缩在后台角落继续感叹世界无情?

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必定不在黑暗里走,却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上帝照亮我们,用以反射出去照亮世界。走出高墙,在关顾救援賑灾中不缺席,“盐”才能发挥作用,“光”才显明于世,“灯”就不放在斗底下,“城”也必造在山上,世人就可以看见基督。(太 5: 14-16)

世界多一分爱,就少一分邪恶,多—分关顾,就少一点苦难。只要我们继续发光,无惧世界黑暗。

文章来源:美佳之窗,原题《世界缺少了什么?》,No. 92 October-Decembe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