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爱我的,爱我们的

性学大师哈夫洛克·靄理士(Havelock Ellis)在<性心理学>第七章<恋爱的艺术>中说到“恋爱原是一种可以提高生命价值的很华贵的东西,若恋爱的授受只限於两人之间,那范围就不免过於狭小。有志的人,想提高生活水准的人,就觉得它不配做生活的中心理想了。”

要想理解这句话,不得不借用偶像剧?第二回合我爱你的台词:“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你的、我的,可是爱是一种我们的,你懂吗?我爱你、你爱我的那种爱,叫恋爱,最多维持两年, 两个人要一辈子走下去,需要的是一起付出同样的爱,一起爱我们的家庭,爱我们的生活,爱我们的婚姻,甚至是爱我们的狗,你懂不懂?”

这样的爱跳脱出恋爱时的激情,而是拥抱一种“我”+“你”的全新组合。这种组合也不像是数学算式1+1,有时候可能等於3或4,甚或更多。除非婚姻裡的夫妻彼此相互调适,方能将我们的爱照顾到两人以外的世界,就好比爱狗,并视之为自己的家人。凡事都斤斤计较什么是我的,什麼是配偶的,区分得这么清楚,又算是哪门子的婚姻?

斤斤计较的婚姻生活

十多年前我刚到澳洲读书时,住在一个寄宿家庭裡,是由一对英国丈夫与意大利妻子所组成。我印象中极为深刻的一件事,是他们用餐会各付各的,或者协调好,这次谁付帐,下次则换对方付帐。他们虽然是夫妻,但看在我的眼里,好像只是情人同居在一起,随时都可能拆伙。果不其然,在我要搬出寄宿家庭之时,已经传出他们离婚的消息,先生也早已搬出他们的房子。

在我步入婚姻的过程中,也多次历经那种跟老婆斤斤计较的生活。尤其当情绪涌上心头, 嘴裡最容易吐出难听的话:“小孩是妳生的,妳去照顾。”(实情是若没有我的贡献,怎生得出小孩?)因此,老婆也学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你的东西赶快丢一丢。”这时我们的爱就变得斤斤计较,分成你的、我的,又回到谈恋爱时只想到自己,未曾想到恋爱的终极目标还有一个我们的,甚至是包含我们以外的世界。

哈夫洛克·靄理士说得好:“於两人之外,恋爱一定要有更远大的目的,要照顾到两人以外的世界,要想像到数十年生命以后的未来,要超脱到现实以外的理想的境界,也许这理想永无完全实现的一日。但我们篤信,爱的力量加一分,这理想的现实化也就近一分。”

步入婚姻之后,这段话更加活灵活现。也不用等到数十年后,就马上可以体验,像是过年过节对岳父岳母的嘘寒问暖,跟老婆其他家庭成员的相处,这些事都涵盖在“我们的爱”范围内。因著爱,到厨房洗碗。当然,我也不敢打包票,从此以后我就能秉持我们的爱与老婆白头到老。我要改的地方仍然很多,像是工作一忙起来,就会懒得洗碗,让老婆每每都很生气:“吃了饭不洗碗,你以为这个家是我一个人的吗?”这句话是否听起来很耳熟?

许多家庭每天都在上演这一幕,家彷彿成了一个人在负责,其他的人享受权利,却没有承担责任、包袱与义务。所以,我也在学习将“我们的爱”刻在心版上,该洗碗的时候,还是得走入厨房,负担该有的家务。甚至偶尔下厨,洗手作羹汤,对我而言也不是件很难的事。难的是如何放下想要忙的心态,或是想做英雄的期望。正如有句话说:“大家都想做英雄,但没人想帮妈妈洗碗。”如果可以,买个洗碗机也可解决问题,免得为每日琐碎之事伤神,因此在还没购置洗碗机前,就姑且让我因著我们的爱,到厨房洗碗去吧!

​​

资料来源 :

爱家杂志

以上文章由马来西亚爱家协会提供。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式擅自修改或转载

(包括电子、机械、复印、录制或其他)。

欲知更多详情,请联络:Focus on the family Malaysia

电话:03-7954 7920 传真:03-7954 7858

邮址:focus@family.org.my 网站:www.family.org.my

Facebook [focusonthefamilymalaysia] Twitter [families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