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薪的代价

‘身为丈夫或妻子的观众朋友,你们对职业妇女或全职家庭主妇,有何看法?’这是我最近在一个节目的尾声时提出的问题,回应结果真是令我有点意外,回覆的男女数目居然很平均。
有个丈夫来信说:‘我们夫妻两人都必须工作,因为我的收入仅能供给百分之六十二的开支,我们有部车子经常需要修理,而且我的工作不容许再兼职,这样的生活实在令人厌烦极了。目前我们最需要的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和夫妻俩人相处的时间。’
另外一个丈夫来信说:‘我的妻子工作快满二十年,最近却把这份好工作辞掉了。我们把收入做了个分析,发觉在扣除舟车、衣服、午膳等支出后,现在剩余下的金额,只有从前妻子薪水的百分之五,我觉得她辞职真是不值得。’
有些妻子立刻指出,她们在外面负上同等的担子,可是在处理家务上却不公平,家里的责任还是由她们独自承担。一个女士来信说:‘我受聘为全职秘书,工作了一辈子,结婚三十五年,并养育一女儿。我一直努力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妥当,包括做家事、煮饭、做妻子应做的事。我的丈夫下班回来通常不言不语;一旦开口,不是指这个没做好,就是说那个不合心意。平心而论,我愿付出任何代价来博取他一个微笑─只是一个微笑而已。要是他能加上一句:“你今天过得怎样?”那会更好。’
一个七十多岁的母亲,已退休,六名子女都已长大成人,她来信说:‘我的愿望是能够留在家里跟孩子在一起。我工作三十年,还要兼顾家庭。因为丈夫是个农夫,家里总是入不敷出。’她继而缅怀地说,‘如果时间能够重来的话,我当然还是怀念着那份不复再有的时光。’
一个母亲能否在工作上承担重要职位之余,仍有足够的时间给孩子?在回答这问题以前,您要听听一个女士的来信:‘自从十六岁起,我便一直在保险业工作。只有在儿子出生时,我才留在家里六个礼拜,之后便照常上班。现在我已四十七岁,是五个公司的总裁,又是集团的董事,我肩负重任。但说句真心话,丈夫和孩子才是我一向看重又享受的责任。我的座右铭是:上帝为首、家庭第二,最后才是工作。只有这样才不致出错。我以家人为荣,生活也非常充实,因为我一向看重他们。但愿天下妇女都能以和“借来的孩子”相聚的时间为乐,而善加珍惜。在商界里,没有任何事物能与孩子和家庭所带来的满足相比。’
压轴的这段是出自一位不同凡响的妇女,她说:‘我乐于向那些能留在家里的家庭主妇说,你是何等幸运啊!好好享受陪着孩子成长的所有时刻吧!’
您都看到了,以上各种不同的反应,针对职业妇女的收入、家庭主妇的重要性,以及孩子和家庭的优先次序的处理。这件事情的决定,显然包括许多因素:孩子的年龄、收入的重要性和丈夫与父亲在整个过程上的支持。
不过,有一件事却是肯定的:你的孩子是生命里的‘借贷’,并非永久的产业,也不是你事业上的干扰。他们可能变得更好或更坏,时机一旦错失,后悔莫及啊!这是值得您思想的事。
人因口所结的果子,必饱得美福;人手所做的,必为自己的报应。—《圣经》箴言12章14 
蒲公英月刊9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