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我們生命時間的剪接員

(生命片断一)

“我知道你今天以前的所有生命片断,你吸过毒、杀过人,甚至还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威胁人替你消灭罪证呢……”那杀手听后马上瘫坐在厕盆。他则施施然从杀手手里接过黑市手枪。

(生命片断二)

当他发现家门有遭人打开的迹像,心里焦急得连持枪的手也抖了,子弹也无法顺利上膛……啊,我女朋友还好端端坐在“生命剪接机”前阅览!原来只是一场虚惊,他慢慢抹去额头冷汗,但突然眼前这向来都那么温柔可爱的女人竟对他嘶喊了:

“这是我和他的生命片断,是我们的,仅仅是我们的,你没权利看,也没权利从我的生命里夺去它!”,然后就是一个迅猛的巴掌,再然后是一声枪响,他怔住了,这不是梦,因他脸上被括伤流血了,他的生命剪接机也毁了……

阿伦赫曼是“埃尔科技记忆公司”的剪接高手,他的工作是把人类已移植到体内的芯片记忆内容,按客户要求,剪接成他们所要的形式。比如某客户的一生有244,567生命小时,这当中包括他的出世、童年、中学、恋爱、婚姻、中年、老年、死亡、梦、幻想等所有片断,那么当他拿到这片客户的“生命记录芯片”,就要仔细“阅读”,然后以隐恶扬善的规则,重新编辑和呈现这人的生命光明面。

但长期且频密的暴露在人性的黑暗世界,长期“偷窥”道貌岸然的绅士、淑女,在私下犯的各种大小罪行,包括说谎、偷窃、殴妻、乱伦、杀人等,剪接员会不会精神失常、崩溃?当然,科技记忆公司可不管这个,他们惧怕的倒是这些生命档案,在互相交叉联络(即是我的记忆里有你的记忆)时,产生的灾难性后果(抖出许许多多名人的另一面),所以他们为生命剪接员定下了三条严厉法规:

一、 生命剪接员绝不能出售或转让客户的记忆内容芯片给他人;这是为了保守商业秘密。

二、 生命剪接员自己不能移植芯片;因为当他的记忆内容暴露时,也就是所有客户的记忆内容曝光时。 

三、 生命剪接员不许把芯片与芯片混杂在一起;这会使社会产生极大混乱。

工作了一年又一年,都整51岁了,阿伦越来越不敢接近人,也越来越惧怕与人沟通,但他就是没离开这使他心理压力不胜负荷的工作。原因是,他心中一直有一暗处,是他无法接受和释怀的,所以他盼望能透过常年阅读千、百、万人的生命交叉时间,寻获这答案:我童年时是否诱杀了路易斯汉?

路易斯汉是他童年好友,记忆中是被他设陷阱害死的;他一方面不敢确认,一方面却受罪咎驱使不断要去寻找真相。有一天,当他终于发现路易斯汉出现在某人的交叉记忆中时,他自然欣喜若狂,只是后来查悉路易斯汉死了,他又放不下罪咎感,便决定打破剪接员法规,为自己移植芯片,打算透过自己的记忆,发掘最后真相……

即使明知打破剪接员法规是要被追杀的。

这戏里的故事可以约化得非常简单,但要问的问题却非常值得深思:

一、 为什么人要接受别人给自己移植能够储存生命记忆的芯片?

二、 为什么人有了完整的记忆芯片后,却不敢自己原原本本的播映出来?

三、 为什么当人看见自己完整的记忆芯片会精神崩溃?

四、 人的罪咎感真的是无法磨灭的吗?

就这四个问题,我们可以思索一生。简单的说,人是渴望被记念的,但唯一的条件是,他人不可记念自己的坏,自己的黑暗和邪恶,而如果人人有机会阅览自己一生的每一片断,并且在整个过程看见自己从善趋恶的轨迹,他是无法接受的。《圣经》说,那是上帝赐给人的良心起的作用,没有犯罪的人,他的良心不会控诉他,但犯了罪的人,则谁也逃不了良心审判,无论那是大罪小罪,是自我伤害还是伤害他人。

我们敢看自己的记忆芯片吗?在白色大宝座前,上帝会播映这一切,唯有耶稣基督的代赎,能为我们洗去我们已经承认的罪,并给我们新生命为未来作最美的剪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