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的价值

二十岁的我,可以说前途一片光明,鲜少遇到困境。我读的是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当时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也是大学联谊会会长。我很有自信,喜欢运动,成绩优异,也常被人称为帅哥。

罕见疾病摧残帅哥

不过就在我大三开学几周后,好几个人问我:“你鼻子怎么了?”这才使我注意到之前的碰撞,可能使我右边的鼻子看起来有些怪异,但我才不以为意,确信它会自己好起来。可是几周过去都没有一点改善,我只好到医院检查,当天医生建议我要作切片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我竟罹患罕见的纤维肉瘤。虽然大部分的肿瘤已经在作切片时切除,医生还是要我再做进一步检查,结果证实病情并不严重。我的鼻子侧面及嘴唇只被缝了几针,回到学校,别人还以为我是跟人打架了。

经过半年追踪,发现我右边的鼻子有新的肿块出现,脸颊也开始出现刺痛感。经过许多专业医师诊断,我先前不具威胁的肿瘤,已经生成可怕的恶性肿瘤!医师告诉我,我可能会失去半边的鼻子、半边的上嘴唇,甚至是我的右眼!但他主要关心的是要保住我的生命。我还不清楚什么是死亡,却很清楚:我的脸将因此毁容了!

畸形容貌变样世界

当我从手术台醒来,我脸上的皮肤是从手臂与胸膛移植而来的。我半边的鼻子和上嘴唇已经不见,右脸颊的肌肤与骨头已切除,还有六颗牙齿及部分的上颚也没有了。主治医师只承诺,会让我以后“方便治疗”,但我不知道:未来的生活应如何面对自己畸形的容貌?

出院之后,成人开始会把目光集中在我脸上;小孩则会将手指比向我,甚至嘲笑我。这时我才了解,病房是我的避难所,离开它我变得好脆弱……,我要如何面对这个世界?旧的泰瑞英俊,让我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新的泰瑞丑陋,让我活得胆颤心惊。

五年后,在二十次的整容手术之后,我仍然没有安全感。

真爱来临走向阳光

在进行最后一次的重建手术时,我在医院认识一个与我有相同遭遇的女子。之后,我们恋爱了!有一天,我忍不住问她:“你觉得我外表看起来如何?”

她以充满爱意的眼神对我说:“你知道吗?你真正的问题,不在外表,而是心理上的不安全感。你必须接受,从前的外貌不可能恢复,但你生命的明天里有我,所以必须更好!”

这句话如当头棒喝,让我走出内心阴郁,并开始担任癌症机构的志工。接受女友的爱,帮助别人,让我的生命充满阳光、爱与希望。

……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圣经》撒母耳记上16章7节

文章来源:蒲公英月刊107期 生命转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