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米的故事

‘无论你是否找得到神,我知道神会找到你!’

大约在十四年前,我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学生们排成一列走进上‘信仰神学’的教室里。

那天是我第一次看见汤米,那时他正用梳子梳着长过肩膀六吋的头发。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怪,非常怪。

汤米的挑战

后来汤米成了我在那堂课上最大的挑战。他不断地拒绝相信,甚至不屑理会无条件爱人的神存在的可能。当他在学期结束时交给我期末考卷,他略带讽刺的问:‘你觉得我有可能找到上帝吗?’‘不。’我加重语气地说。‘喔!’他说。‘我以为你希望我找到祂。’

我看着他走出教室五步,然后叫住了他,说:‘我不认为你找得到祂,但我确定祂会找到你。’汤米耸了耸肩后就离开了,看着他那不以为然的样子,我感到一丝失望。

不久之后,我听说汤米毕业了,我为他感恩,之后又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汤米罹患癌症,并且已经进入末期。在我找到他之前,他就来拜访我。当他走进我的办公室时,身体看来十分虚弱,长发因化疗而掉落,但他的眼睛明亮,他的声音第一次如此坚定有力。

‘汤米!我常常想起你,我听说你病得很重。’看见他,我惊讶得喊了出来。

‘喔,对,我得了癌症,大概只剩下几周的寿命。’

‘你愿意谈一谈吗?’

‘好啊!你想要聊些什么呢?’

‘才二十四岁就要离开世界的感觉是什么?’

‘这不是最糟的,’他对我说。‘活到五十岁却整日酗酒、玩女人、赚钱,才是真正糟糕的人生。’

接着他告诉我来访的原因。

危机成转机

‘还记得在你的课堂上,最后一天你对我说的话吗?我问你是否我可能会找到上帝,而你给的答案是否定的,这个答案让我很惊讶,然后你对我说,但祂会找到我。我后来想了很久,虽然那时我很少思考要如何寻找上帝,但当医生从我的身上取下一块肿瘤,然后告诉我那是恶性的时候,我开始认真思考寻找上帝这个问题,而当癌细胞扩散到各个重要器官的时候,我开始敲着天堂的门求助,但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有一天,当我醒来时,我放弃一切寻找的念头,我决定不再在意上帝、永生、或是任何这类的事情,我决定花时间在从前没做的重要事上,我想起了你和你说的话:“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走完此生却不曾有过爱,与这样的悲伤相当的是,从来没有将你对人的爱说出口。”所以我决定要说出我的爱,我 打算从最难的人开始,那就是我的父亲。’

汤米执行计画的那一刻,他的父亲正看着报纸。

‘爸,我有话想跟你说。’

‘好,说吧!’

‘我要说的事情,很重要。’

父亲拿着报纸的手顿时降低了十几公分。

‘你要说什么?’

‘爸,我爱你。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这件事。’

当汤米回忆这段往事时,他带着微笑看着我。‘那一刻,报纸掉落在地上,然后我爸做了两件我不曾看过他做的事情:他哭了,并且拥抱我。即使他第二天还要工作,我们还是并肩散步了一整晚。’

‘对我妈妈和弟弟说出这句话就容易多了,’汤米继续说。‘他们和我一起哭,我们彼此拥抱,然后说出对彼此隐藏许久的秘密。我在死亡的阴影下试图对那些亲密的家人与朋友,真正敞开心门。’

上帝找到我

‘然后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原来上帝就在我身边。当我寻找的时候,祂并没有立刻回应,祂照着自己的方式,在自己的时间里做事。你是对的,祂真的找到了我,即使当我不再寻找祂。’

‘汤米,’我说。‘可以请你帮个忙吗?你可以到信仰神学的课堂上告诉我的学生们你的故事吗?’

虽然我们选定了时间,但他却没有机会来了。当然他的生命并没有因为死亡而真正结束,他得到一个比任何肉眼所见过、心灵所想过更美的生命。

在他去世之前,我们最后一次交谈时,他对我说:‘我无法到你的班上了。’‘我知道,汤米。’

‘你愿意替我告诉他们吗?你愿意……替我告诉整个世界吗?’

‘我会的,汤米。我会告诉他们。’

‘神爱我们的心,我们也知道也信。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圣经》约翰一书4章16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