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让它留在过去吧!

[有些故事,对我们来说,也许只是故事,但对某些人而言,可能生命从此不再一样.来听听维琳的故事吧:]

毕业礼是在五月的一个星期二下午举行,与我期待中的没什么不一样.接着,我看到好友乐娜的父母上台,代表乐娜领了全校第一名的证书,脸上充满了骄傲.这时我才强烈地感受到,从那件事发生以来有多少事实已经完全两样了.

1994年四月20日早上,我和几个女孩子约好在图书馆碰面.突然,有一位女老师冲进来,尖叫着:”大家快趴下,有人带了枪!”

起初,我们以为那只是应届毕业生的玩笑.突然,楼下传来好几响”砰,砰”的枪声夹杂着尖叫声.我们吓得躲到桌子底下,我紧靠着乐娜,用力地捉着彼此的手.我们默默祷告,求神帮助我们.

开枪的人走进了图书馆,他们一面胡乱射杀图书馆里的学生,一面还发出令人恐惧的狂肆笑声.我哭着继续祷告.然后,我感到脸上一阵锐利的痛楚,子弹的力量把我推离了桌子下面.

“上帝啊!救我”我尖叫一声.

“你信神吗?”其中一个开枪的人问我.

我其实很害怕,但我知道我不能说谎.

“相信......”我回答.

“为什么?”他狠狠地盯着我.

我痛得快昏过去了,喃喃地说:“这是我父母教我的.”或是失血过多了,我感到浑身无力.我希望他们快离去,不要再纠缠我了.他们果真奇迹地转身离开.

“乐娜”,我轻轻唤了唤趴在地上的乐娜一声.我想她一定是昏过去了.我得找人来救她.

我全身沾满了血,知道自己伤得很严重.我捣着肚子,用尽全身力气,踉踉跄跄地走出图书馆.一个学生看到我,尽管他自己也受了伤,他还是拿着运动衣走向我.

“千万不能睡着!”那个男孩命令我,还老问我一些烦人的问题,让我不致昏睡过去.

终于有人送我到医院去了.我心中害怕极了.医生告诉爸爸妈妈,我中了九枪,竟然还能活着!他们说,这当中一定有上帝的作为.

身上的痛楚,内心的创伤,是很难忍受的.但我父母给了我很大的安慰.许多名人来看我,来自世界各地的卡片和鲜花涌入我的病房.我深深地被这些关怀感动.

四天后,我问妈妈:“乐娜怎么样了?”他们默默无言.我从他们脸上读出了答案.我哭了.

那一天,在那两名开枪的学生自杀前,乐娜及其他十二个无辜者死在他们枪下.

我知道,受伤那天,我失去了很多,但也只是那一天.不久,我就要上大学了,接着我会成为老师,然后成为学校的心理辅导谘商员.我不明白,为何那两个学生要开枪;但我相信,我所以能侥幸存活,存活率一定有原因的.故事节选自<感动80>

维琳,她并没有活在枪伤的阴影中,没有沉溺在痛失好友的悲伤中.她知道自己大难不死,必有美意.她始终相信善良能战胜邪恶.她如今只希望全力做她所能做的,帮助别人.有一天,她就可以接近学生,也许她能在某些人的生命中造成一些改变.

虽然我们不能改变过去,但我们能坚强面对未来;虽然我们不能让生命重来,但至少我们愿意积极迎向余生.我们不一定能化腐朽为神奇,或是力挽狂澜;但是,我们至少能带着盼望迈步向前.过去的就让它留在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