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琪的纸娃娃

充满创意与活力的佩琪总是让布莱恩充满惊喜,她收集了一堆自己做的纸娃娃布莱恩每次问起这些娃娃,佩琪都只是带着微笑,高兴的说他们是她的朋友。

布莱恩望着这几年来他十分熟悉的走廊,视线扫过一面又一面的墙,当他走进32号房的时候,一阵突如其来的悲伤淹没他的心,他要十分努力才能克制住这样的难过。妹妹看见他,脸上立刻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就如同往常一样,眼角旁还有些许特别的皱纹。

佩琪今年七岁,她永不止息的热情与活力,让每个认识她的人都很爱她。她会对那些喜欢聆听的人说个不停,而且她很少哭。但她饱受癌症的折磨。

布莱恩常常在医院里,因为知道他的小妹妹活着的日子不多了。他十六年的生命,因为医生的诊断而有了戏剧性的转变。他爱他的妹妹胜过其他任何事物,一想到这样一个甜美单纯的女孩竟然得到这恐怖的疾病,他就感到愤怒。

充满创意与活力的佩琪总是让布莱恩充满惊喜。她收集了一堆自己做的纸娃娃,六十二个全都钉在床的后面。布莱恩每次问起这些娃娃,佩琪都只是带着微笑,高兴的说他们是她的朋友。佩琪无法过着一般小孩的生活,而要自己创造朋友,让他心里难过,但看到佩琪与其他住院的小孩玩,会使他更沮丧。

对布莱恩而言,每过一天,就好像炸弹上的计时器又‘滴答’了一声。佩琪一天比一天虚弱,但却一直都很有精神,佩琪的每个微笑,都刺痛他的心。她会问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难过,虽然他已经努力装作一切没事的样子,但还是笑不出来。当他不在医院的时候,会一个人在家,待在自己的房里。有时他会失去控制的用头撞墙,直到感到痛才停止;他会毫无顾忌的大哭,丧失理智的挥舞着拳头。他的人生四分五裂,好像将要死的人是他。

佩琪八岁生日过后两周,就离世了。虽然这早就在意料之中,但仍让布莱恩心碎。

布莱恩强迫自己再次走入那间32号癌症病房,他期待能再看见佩琪坐在床上,祈祷能见到她发亮的脸颊,如同以往一般出现在眼前。但欢迎他的只有空荡荡的房间和冰冷的床。他想要尖叫,然后把桌灯摔在地板上。他想尽办法要逃离这样的寂静,少了佩琪的安静让他窒息。

佩琪的秘密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墙上的纸娃娃对着他微笑,布莱恩找到一个空的鞋盒,然后把所有的纸娃娃放进去,因为他实在不忍心将她们丢掉,他将她们一个一个拿下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娃娃背后的字,上面写着:泰拉、爱碧、艾美、贾斯丁、克里斯…等。在这么多的名字中,有个名字一直驻留在他的脑海中:杰西。杰西是佩琪在医院里第一个、也是最好的朋友。杰西大约一年前就去世了,接着布莱恩认出了更多熟悉的名字,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佩琪纸娃娃的名字,来自于那些从她来到医院后过世的小孩。当布莱恩用颤抖的手将墙上六十二个纸娃娃都拿下来的时候,他发觉其中有个娃娃以前从没出现过。那是一个紫色的娃娃——佩琪最爱的颜色,上面用蜡笔画着一个大大的微笑。当布莱恩把娃娃翻到背面阅读写着的文字时,他彷彿被打了一个巴掌,上面写着‘佩琪’两个字,清楚的告诉他:妹妹不会再回来了。

她早就知道

他在脑海中听见那熟悉又甜美的声音,但他第一次真正了解她。一直以来,他都为了佩琪的缘故,而装作没事的样子。(或者应该说是为了他自己?)但其实佩琪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病情,但她从来没有怨天尤人。

活得有意义

与佩琪相处的回忆一幕幕浮现在布莱恩的脑海中,他发现自己竟然想不出她曾经不高兴过。佩琪,虽然只是一个小孩,但却坦然接受这场疾病和生命将终结的事实。她勇敢面对大部分人最恐惧的事情,并决定要让每一天都活得有意义。这些纸娃娃是用来缅怀与纪念生命的象征,她不为了已逝的人哀伤,反而记住他们所带给他的快乐。从佩琪的眼中看生命,布莱恩看到她并不希望大家记得她是一个死于癌症的女孩,而是希望大家记得她是一个像阳光般灿烂的女孩。以他的观点来看,每一天他的妹妹都更接近死亡,但从佩琪的眼睛来看,每一天都充满生命散发光芒的机会。

被失落情绪包围的布莱恩,让妹妹的疾病摧残自己的心灵,而放弃了作个大哥哥与妹妹分享生命的机会。

布莱恩低头,在碱碱的泪水中看见躺在手里的纸娃娃,他明白一切都还不嫌晚。他仍能继续佩琪的旅程,学习如何在每个处境中找到最美好的生命态度,突然间他满足地微笑起来……虽然这个笑容塞满了哽咽与伤心,但这些伤痛将换来更多的笑容,佩琪的态度让他学到这个功课。他从不知道,自己可以从妹妹身上学到这么多,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敢的女孩。

从那天起,布莱恩再也不停留在沮丧中,而是走出绝望,并在每个恐惧的阴影中,寻找隐藏的积极光明面。

人们常常为了未来而活,却忘了把握现在。佩琪了解现在才是真正宝贵的东西。每一天,她都会打开这份礼物,并努力发掘里面的美好与惊奇。然而了解现在的价值只是第一步,必须要有勇气和决心活在现在,才能达成目标。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圣经》诗篇16篇11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