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忧郁症的死胡同(胡洁敏)

从小认识我的人,很难想象我会患忧郁症。一九七九年我在中国广州出生,自小在幼儿园里带头跳舞唱歌,小学是班长,表面看起来我乐观外向。

一九九二年我小学毕业后,全家移民美国波士顿。我先进双语班,读第七、八年级,刚好赶上一位女老师在那校任教最后一年。她鼓励我们去唐人街的教会,我知道她是位好老师,很关怀学生,便大着胆子一个人去教会。教会的气氛很好,人人有说有笑,很愉快和谐的样子。一九九四年,我信了主耶稣,接受洗礼。

本来,十几岁的孩子心理就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加上学习新的文化、新的语言,渐渐人变得沈默起来。八年级考高中时,波士顿有三间好高中,那时我在双语班,英文不好,没有信心,心想,我不可能进最好的高中。但我祷告求上帝,说:“主啊,如果袮让我进排名第三的高中,就是恩典了。”谁知收到通知单,我获波士顿最好的拉丁文学校录取。那时,我真感谢上帝。

于是,开始了紧张的学习生涯。可能因为体质不好,加上功课压力,又有许多课余活动,高三时,话更少了,像个哑巴似的。于是去看精神科医生,医生说是忧郁症,自此就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吃药生涯。可是,病不但不好,反更严重了,常怀疑人对我不好。

根治的良药

吃第一种抗忧郁药时,我已觉得无效。但是,药可以换,于是换了多种,然后是加药。最多时,吃四种药,而当中三种是用来抵消抗忧郁药的副作用的。我从书上看到,忧郁病的形成是因脑部天生缺乏某些神经递质(Neurotransmitters),如羟色胺(Serotonin)、去甲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多巴胺(Dopa-mine),需要药物补充。我学药剂,很相信科学,觉得有病就须吃药;有时,甚至叫医生给我开甚么甚么药,气煞医生。

感谢上帝,有一次,听远志明弟兄讲道,他说:“人生百分之九十九的问题,都来自人际关系不好。”上帝用这句话开了我的心窍,我忽然明白,对啊,当我一个人留在家中时,就不忧郁,反轻松愉快,自己听听圣诗、弹弹琴、可以好好学习……,爸妈都说我没有忧郁病。但是,只要一与人接触,我就非吃药不可。如果不吃药,我就觉得别人不接纳我。爸爸、妈妈苦劝我十年,叫我不要吃药,因为我没病。我反告诉他们,忧郁病是怎么怎么形成的,脑部天生缺少了甚么,非吃药补助不可。又譬如哪里天忘记吃药,我就觉得别人对我不好等。气得父母又伤心又为我担忧。

二○○六年,我从药剂学院毕业,在Rite Aid 社区药房做药剂师。工作后,没有学习压力,心情轻松,精神也渐渐好起来。我喜欢听讲道,波士顿有个基督教电台,我每天收听,如饥似渴,并且努力实行主耶稣的道理,用爱心关怀病人、同事,尽量满足病人的要求。当我调整自己的心态,不再以自己为中心,而是先想到别人的需要,大家就不但接纳我,对我好,而且称赞我。每次下班回家,我都很感恩。每天上班,我都感到上帝鼓励我,说,“你看,你真的没病。你用爱心待人,别人就会接纳你。叫人接纳你不是依靠吃药,不是靠长得好看,而是用爱心关怀他人。你的病是因为你没安全感,不是别人不接纳你。”

以前,我出门前必定得化妆,不要让人觉得我憔悴。感谢主耶稣,因为走出了忧郁症的死胡同,现在也不介意化不化妆了。圣经的话没错:“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箴言卅一30)上帝开导我:要被人接纳,不是靠美貌而是有爱心。

最近,我因为听道、读圣经,心里快活而充实。我想,既然上帝已接纳了我,别人怎么说我、怎么对我,也不足介意。因此,心里就很宁静。

当我放下自己,完全以上帝为中心,用爱心关怀别人时,我就觉得,其实别人怎么待我是不能伤害我的。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那时,我每天上班前都祷告说:“主啊,让我今天上班不要羞辱袮的名,为袮做好见证,放下自我。”以前,别人骂我笨,我会很在意,觉得自己真很笨。别人骂我:“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我就怀疑自己有问题。现在,放下了自我以后,一切处之泰然。而且明白,有时别人骂你,是因为他心里有忿怒,或有不愉快的事。

不要走冤枉路

虽然我得到了快乐的良药,但吃西药这么久,不能一下子戒除。以前,曾两度要戒用抗忧郁药,但是因为减药速度太快,身体无法适应。那时,以为这一辈子都离不开药物,很是沮丧。而且吃那么多的西药,将来结婚恐怕也不能怀孕(影响胎儿)。感谢上帝,后来听说中药也可以治忧郁症,于是尝试吃中药,效果非常好。走出了自我中心这一关以后,我的思想改变很大。现在西药、中药都不必吃了,也不必常看心理医生。感谢上帝,因祂的爱,使我从自闭、自我怀疑之中走出来。现在每天专心仰赖祂的恩典,希望把爱的信息传扬给更多的人。

因在药房工作,知道美国现在最畅销的药就是抗忧郁症的药物;而且发现职位越高、越要跟人打交道的人,越容易患上所谓的“忧郁症”。我想,如果他们都去教会,而且真的跟爱我们的上帝有关系,真的接触到上帝,并放下自我,很多问题必迎刃而解,不须依赖药物。

其实,医学对忧郁症的判断是有点问题的。一般病人都相信医生,以为医生所讲的必是真理。我当年就是这样,医生说甚么就信甚么,没想到这个错误的诊断让我走了整整十年冤枉路。感谢上帝,祂领我出来。上帝明白我,因为祂创造我,爱我。祂叫我知道,“关系”是造成忧郁症的罪魁祸首。难怪主耶稣教我们,律法的总纲是:“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上帝。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马可福音十二 30至31)十诫也正是这样,前四条是讲人与上帝之间的关系,后六条是说人与人的关系。一位牧师说:“纵向关系(人和上帝的关系)搞好,横向关系(人与人的关系)就好。”美国牧师 David Jeremiah 说得很有意思,他说:“为人之道,最好莫如对上帝认真,对自己却不须那么认真。(The best way to get through life is to take God seriously but don’t take yourself too seriously. )”要改善与人的关系,须先改善和上帝的关系,也就是说,我们先要接受上帝的爱,接受祂的救恩、祂的赦免,并且信靠祂、听从祂,照祂的指示去行:爱上帝、爱人,将一切交托主,不要老想自己。这样,很多心理病都会不药而愈。一辈子吃药不能解决问题。但愿你经历上帝的医治和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