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撑开生命的保护伞

我的名字叫弗拉努.西拉克,媒体称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我今年78岁,但我是一个经历了8次大难而不死的人。 

现在我正在克罗地亚过着一个退休音乐教师的美妙生活。 

每一天,我都活得很快乐。 

我的经历让我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怀有感激之情。 

我第一次幸运脱险是在1929年6月3日,地点在南亚得里亚海的杜布罗夫尼克小镇。 

我的父亲和我怀孕7个月的母亲在靠近一个岛屿的海域捕鱼。 

父亲正在收网时,母亲突然生产了。 

我能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因为在惊慌失措中, 

父亲竟然用冰冷的海水给我这样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洗澡, 

用鱼线割断脐带,数小时之后才把我送进杜布罗夫尼克的医院。 

到医院时,我的身体已经僵硬了,但是医生还是挽救了我的生命。 

没有想到,从此之后,这种‘幸运之伞’总是在我遇到危难时及时打开。 

二十世纪60年代,我们的国家和平安宁,然而我却不断遭遇惊险。 

1962年1月,我乘坐的火车忽然‘飞’进了流经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内雷特瓦河。 

在水下,我拼命砸开了厚实的火车窗玻璃。 

河水冰冷刺骨,那种冷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描述。 

然而,不知怎么回事,我还有余力去拉住一位老妇人与我一起逃生。 

当我快游到岸边时,我失去了知觉。 

这时,我的‘幸运之伞’打开了, 附近的村民发现了我和老妇人,将我们救上了岸。 

那次火车脱轨事件中,有17人没有我幸运,他们丧失了生命。 

1963年,我拥有了我的第3次生命。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乘坐飞机。 

飞机从萨格勒布飞往亚得里亚海的港口城市里耶卡。 

飞机撞到了克罗地亚西部一座山的山顶。 

我记得,当时飞机的后门被撞开了,我从那里掉了下去! 

后来报纸报导说,我从高空掉下来,落在一大堆干草上。 

我醒来时,已经在医院里昏迷了三天三夜。 

医生说,我能活下来是一个奇迹。 

1968年,我经历了两次重大车祸,都大难不死,因而我一年中有了两次生命。 

其中一次最为惊险,我在乘校车下班时, 汽车从4米高的桥上栽了下来,车上的人除了我和司机其余全死了。 

万幸的是,几分钟前25个学生刚刚下了车。 

二十世纪70年代, 我有了第6次和第7次生命。 

我欢欢喜喜买了一辆小汽车, 但是几年中却发生过两次自燃事件。 

第2次,车彻底烧毁, 但在大火吞没我之前,我及时跳了出来。 

1994年,我在战乱中经历了第8次大灾难。 

我驾驶的斯柯达与联合国维和部队军人驾驶的一辆装甲车撞在了一起。 

幸运的是,在我的车子掉进一个150米深的山沟前,我从车子里‘飞’了出来。 

那一次,我断了三根肋骨, 髋骨也严重受伤,但是我活了下来。 

我经历了8次大灾难,又8次得以侥幸生还,我也说不清自己是幸运还是倒霉。 

但是,2002年, 我碰到了一件真正幸运的事情。 

我买的克罗地亚国家彩票中奖了, 获得了100万美元,不过,现在这100万已经一分不剩了,我用这些钱改善了我的生活,给家人和亲友买了礼物,让他们分享我的幸运。 

因为有了8次死里逃生的经历, 

我深刻感受到, 

金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够用足矣! 

而生命中充满了变化与未知的因素, 

我们应该常怀感恩之心, 

珍惜与自己 

相逢、 

相识、 

相处、 

相知、 

相伴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份情缘。 

上帝的爱与保守, 

不是八次灾难八次生还可以尽述, 

神爱世人, 

是何意, 

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 

如果神存留我的生命, 

就是为了分享这一段生命的奇妙见证, 

那么,我已做到了! 

是的,是主耶稣为我撑开生命的保护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