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记

夜已深,小约瑟从他肮脏的背包里找出了他的十字架,亲吻了十字架上的耶稣,喃喃地说‘耶稣,我仍是个好孩子,保佑我平安地渡过这一夜,不要让坏人来杀我。’ 

小约瑟是个巴西首都里约热内卢的流浪儿童,在里约热内卢,成千上万的儿童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晚上他们都睡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 

为什么小约瑟会有如此奇特的祈祷文?因为杀流浪儿童已是巴西的一种风气,孩子如果一个人睡在某一个大厦旁边,常会被人开枪打死。在巴西,根据1991年的官方统计,一年内有一千五百位流浪儿童被暗杀。 

大约清晨一时,小约瑟睡觉的街道上已静到了极点,忽然一辆汽车急驰而至,三位蒙面的人拿了自动武器向这些孩子扫射,五十名孩子中弹,十三位当场死亡,小约瑟奇迹似地逃过一劫,他一个本能是去找他的十字架,他隔壁的同伴也在找他们珍藏的十字架。 

就因为这些动作,凶手发现他们仍然活着,将他们拖上了汽车,在几里路以外,他们被推出了车子,在那里被枪杀,而尸首也留在那里。 

天网恢恢,一名清道夫目睹整个大屠杀的经过。他没有看清楚车子号码,可是却认出了车型,由于车子是外国车,而且很少人开,警方很快地找到了三位嫌疑犯,他们其中之一有这种车子,清晨一点多,他们在丢弃小约瑟的地方走进了一家酒吧,在酒吧里大声喧哗,好像在举行什么庆功宴,酒保将他们认得一清二楚。不仅此也,小约瑟的十字架仍留在车子里面,上面有小约瑟的指印。证据太充份,他们只好承认了。 

这三位凶手都是巴西的特种警察。非常古怪而又残忍的一批人。 

虽然全世界舆论大哗,纷纷谴责这三位特种警察的罪行,特种警察总监却替他辩护,他暗示流浪儿童已是治安的毒瘤,警察的行为多多少少有一些替天行道的意义。对很多巴西的有钱人而言,他们同意警察总监的想法,他们只希望里约热内卢光亮干净,至于孩子们为何流浪,他们无心过问。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孩子肯离家流浪。 

警察总监的太太就是一位典型对流浪儿童漠不关心的人,她们全家住在一座大厦的第五十层,公寓里安静而舒服,她无法想像露宿街头是怎么一回事。她的儿子每天由一位警察开车送去上学,很少看到和他年纪相同的流浪儿童。 

在警察总监发表电视谈话的第二天,总监夫人收到一封限时信,信里是这样写的: 

‘夫人,你的儿子血型是A型,你不妨打电话去他出生的医院去查查看,究竟他出生时登记的是什么血型?’ 

夫人立刻打电话去查,医院一听是她打电话来,赶快用电脑查询,查出来却是B型。 

虽然夫人对这个新来的资讯颇为纳闷,她决定暂时不理它,她的儿子很像她,也像他爸爸,应该不会弄错了吧。 

可是她又收到了一封信: 

‘夫人,你的儿子是没有胎记的,可是你不妨去查查出生记录,看看当时右手腕内面有没有胎记的记录。’ 

夫人赶快打电话去问,意想不到的是:孩子出生时,在右手腕的内面的确有一个胎记。 

夫人几乎六神无主了,她还不敢告诉她丈夫。可是第三封信接踵而至: 

‘夫人:我们穷人是常常换孩子的,我的哥哥将他才生下的儿子和你的儿子掉了包,这也不能怪他,他太穷了。 

我哥哥和嫂嫂一直对你的儿子很好,嫂嫂根本不知道这件事。遗憾的是:他们都病死了,要是有一点钱的话,他们应该仍活着的,可是他们始终没有看过任何的医生。现在你的孩子已是街上的流浪儿童,谁也不知道他在那里。 

我曾想去找他,可是人海茫茫,叫我到那里去找?何况我自已也是个穷光蛋,找到了又怎么样呢?’ 

这一下,夫人决定立刻告诉她的丈夫。 

警察总监下令全市的警察在首都各地展开搜寻,他们奉命要找年龄十三左右,右手腕内面有胎记的男性流浪儿童。 

警察并不知道为什么要找这么一位小孩子,他们以为要找一位罪犯,所以找的时候当然也是粗鲁之至。可是他们居然找到了两位有这种胎记的男孩子。 

警察总监亲自出来看这两个孩子,孩子恐惧之至,他们以为这次一定是死定了。而警察总监呢?他看到这两位又瘦又脏又无教养的孩子,他的直觉反应是‘我的天啊!这怎么会是我旳儿子?’ 

就在警察总监犹豫不决的时侯,他的部下说有人坚持要请他听电话,电话里对方告诉他应该去查一下纪录,有一位被警察拖上车打死而弃尸的孩子,大约十三岁,男性而且右手腕内面有个胎记。 

警察总监当场昏了过去,醒来以后,他已神经错乱,看到男孩子,他就会去抱,口中念着:‘我的儿子’,他当然只好退休了。 

总监夫人倒很镇静,她将这两个孩子送进了一个收容所,对她现在的儿子,仍然视同己出,丝毫没有改变态度,不仅此也,她也投入救援流浪儿童的工作,每天都为这些可怜的孩子尽心尽力。 

两个月以后,总监夫人又收到一封信。 

‘夫人:我们没有偷换你的儿子,你可以放心。’ 

我是个电脑专家,我几乎可以侵入任何一家电脑,也几乎有能力修改任何的资料,你儿子的资料,被我改过了。 

你不妨去查当年存入磁带的资料,我无法更改那些资料,你会发现你的儿子血是A型,也无胎记。 

我的一位朋友看到了被杀孩子的资料,又看到你丈夫在电视上的谈话,我们决定让他尝尝自己孩子被杀的滋味。我们看到他疯了,也很难过。 

我们对你救援流浪儿童的善行甚为钦佩,因此决定告诉你事实真相。’ 

总监夫人看完了信,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是她并不太激动。已是夜间,她走到了阳台上,她知道楼下的街上,很多孩子没有爸爸妈妈的照顾,而且还要担心有人会来杀害他们,放松了信,信在夜晚中,缓缓地从五十层高楼上飘了下去。 

总监夫人找到了一个十字架,,亲吻了十字架上的耶稣,祈祷说‘耶稣求你保佑在街上睡觉的我的孩子们,他们如果做了坏事,也不能怪他们,无论如何,至少不要让任何人杀害他们,也求你保佑我身体健康,让我明天能继续去为我的孩子们服务。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