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被爱的感觉

一位退休教授, 

跟老妻过着悠闲的生活, 

早上一起爬上小山岗舒展筋骨, 

下午他料理阳台的花草, 

又或看看杂志, 

妻子则和朋友到咖啡室聊天。 

他们唯一的女儿,在美国定居。 

月前一个晚上, 

朦胧间他感到床垫湿了, 

是老妻尿床。 

他推推她, 

发觉她已没有反应。 

‘节哀顺变。’不少亲戚朋友说。 

‘谢谢关心,我会的。’ 

他极有礼貌地回答, 

没失方寸,一派学者风范。 

暗地里,他部署一切。 

花草赠给邻居, 

向人借的书籍邮寄送还, 

然后,走上律师楼立遗嘱。 

全部准备好了。 

在月圆的晚上, 

银光薄薄的洒满一室, 

他亮起微黄的台灯, 

写下最后的话。 

面前,是一瓶药丸。 

瓶子上,他看见老妻微笑。 

就在他打开瓶盖的时刻, 

电话响起。 

他拿起电话筒, 

一把熟悉的声音传来: 

‘爸爸,我在机场,我好想来陪陪你。’ 

他猛然醒觉。 

老教授向我说完他的故事, 

喝一口香片。 

缓缓道: 

‘最有效防止自杀的东西, 

不是学术修养, 

不是心理医生, 

不是丰厚财富, 

原来是一种简简单单的被爱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