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偏”见,就会把“ 人”看“扁”了?

有了“偏”见,就会把“ 人”看“扁”了?

被狗吠的人,不一定是贼;

留长胡子,也不一定是艺术家。

但有了“偏”见,就会把“人”看“扁”了?

每星期五晚上,小吴都开车送太太到火车站搭车,去探生病的妈妈。

十分钟后,小吴妹妹所乘的火车就到站。他接她回家帮忙他们料理家事。

每逢星期日整个程序正好相反。小吴妹妹的火车开出十分钟后,他太太才到。

有一晚,他的妹妹刚走,小吴正等着接太太的车,一个站务员慢慢走过来。他笑容诡异地说:“先生,你真有办法。难道你不怕有一天会被她们逮到吗 ?”

和别人相处时,我们都惯于戴上一副“先入为主”的眼睛, 将别人放进一个“框框”里,再用这个框框解释此人的角色与行为他是好人、他是坏人,他好像有外遇、她很爱占小便宜……

我们甚至把想法投射到对方身上,以致经常偏离事实真相。

也许你也听过这则故事..

有两个女人,坐在同一张桌子喝饮料。

其中一个,把雨伞靠在桌边,另一个在喝完饮料时,迷迷糊糊的,顺手拿起雨伞就走。

雨伞的主人大声叫说:“喂!你拿了我的雨伞。”

前面那个女人一脸尴尬,红着脸向对方道歉,说是忘了自已没带伞,一时误拿了。

这件事,让她想起需要买把雨伞,顺便也买一把给孩子,于是她便去买了两把。

回家的路上,她正巧又跟那位之前被她误拿雨伞的女人坐在同一辆公车上。

那女人注视着那两把雨伞,说:“我看你今天的成绩还不错嘛!”

人们在判断别人时常有一种倾向,

就是把人概分为“好的”或“不好的”两部分。

当一个人留给人的印象是“好的”时,

人们就会把他的言行举止用“好的”角度去解释,

反之, 如果一个人被归于“不好的”的印象时,

那么,一切“不好的”看法都会加在他的身上。

这种现象称之为“月晕效应”。

意即当人们看到月亮的同时,

周边的光环也会被注意到当一个人的“印象确立”之后,

人们就会自动“印象概推” ( Halo Effect )将第一印象的认知与对方的言行联想在一起。

“成见”能有多荒谬?

有一名年轻犹太人和老犹太人坐在同一列火车上。

年轻犹太人问老犹太人说:“先生,请问现在几点了?”

老犹太人却默不作声。

“对不起! 先生,请问现在几点了?”

老犹太人还是不答

“先生很抱歉打扰您了!但是我真的想要知道现在是几点钟。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呢?”

老犹太人答道:“孩子,下一站就是最后一站了。而我一点都不认识你这个陌生人。如果我现在回答你,依照犹太人的传统,我就必须邀请你到我家坐。你长得很英俊,而我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儿。你们俩一定会爱上对方,然后你就会把我的女儿娶走。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一个连手表都买不起的女婿呢?”

几乎每一分钟、每一件事,我们都依凭着过去所得的知识、经验在作判断。

比方,我们常听说(或认为):“生意人都很狡猾”、“女人都是烂驾驶”、“男人都很不卫生”、“犹太人都很吝啬”、“美国人都很浪漫”…….等等。

此后我们心中就会建立一套刻板的印象,并用这个“成见”去解释或评断周遭的人事物。

一对男女若看到一个男人拿把花走在街上,女的可能会想:“哦! 他真体贴、好浪漫。”

男的也许会认为,“天啊! 我看这家伙完了”

有一则故事,大意是这样的:

有一位先生初到美国不久,某个早上到公园散步,

看到一些白人坐在草坪上聊天、晒太阳,

他心想:“美国人生活真是悠闲,有钱又懂得享受生活。”

走了不久,又看到有几个黑人也悠闲地坐在草坪的另一边,

这位先生不禁想到,“唉!黑人失业的问题还真是严重,这些人大概都在领社会救济金过生活。”

艾斯曾有这么一段妙喻,

当你暗夜走在街上,看见某扇窗亮了一盏灯。

也许有人会说:“这一定是母亲为还没有回家的子女在祷告”。

也有人会说:“老天,一定有人在偷情。”

哈兹立特有句话:“偏见是无知的孩子。”

说得一点都不错,

“人”“ 扁”为 偏,

人一旦有了偏见, 就会把“ 人 ”看“ 扁 ”、看“ 偏”了。

大多数的人并不了解你,

你也不完全了解这些人,

既然如此,

我们就不该轻易地去论断他人,

当然也不必在意别人的论断。

因为,

每个人都可能扣错第一颗扣子 ,

不是吗?

总之,对人对事都不宜太早下结论,需要时间去小心求证。

文章来源:台湾圣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