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拥有愈多时

–我愿意给的竟然愈少! 

在云林急诊的最后一个夜班,想不到病人竟像知道我要离开似的如潮水般从各处涌入。 

晚上 9点多,门诊医生转介来一位病人温先生。 

他发烧、呕吐,右下腹有明显的压痛及反弹痛,看来就像是盲肠炎。

我帮他作了简单的身体检查,告诉他和他的妻子我的猜测以及可能需要开刀。 

“医生,能不能更确定一点 ?”温太太犹豫地追问。 

“好吧,”由于来诊病人很多,我说,“等一下抽血结果出来我再进一步和你们讨论”。 

一小时后,抽血的结果显示白血球上升、发炎指数也升高。 

“有八成的机会是盲肠炎了,”我说:“我会请外科医生来和你们讨论开刀的事”。 

只见温太太又迟疑了:“八成 ?能不能肯定是或不是? ” 我有点生气的回答道:“当然还有可能是憩室炎、腹腔内脓疡等等的可能。 

我也可以很武断地只告诉你就是盲肠炎,反正开刀下来医生也会告诉你“是有一点发炎”而你也不会知道真相。 

只是医学上本就没有百分之百确定的事,我希望你能够了解,也尊重你知道各种可能的权利。 

而且临床上已经这么像了,等待进一步检查可能会有盲肠破裂引发败血症的危险。” 

温先生始终不发一语,温太太似乎不喜欢台北来的医生这种多重可能的解释方式。 

在云林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龟毛的病人;我替他打上抗生素,并且安排电脑断层(CT) ,然后转身回到淹满病患的等候区继续处理其他病人。 

心里直嘀咕健保局审查员若是抽到这本病历一定会删我CT 检查费六十万元,然后附上一句“要放大100倍以严惩浪费”。 

一小时后,断层片洗出来,果然在盲肠附近有发炎肿胀的迹象。 

“现在盲肠炎的可能性有九成以上了,”我指着片子对温太太说:“少数的病人可以只用抗生素注射治愈,但大多数的情况下开刀还是最好的选择 (我还是维持我的说明方式 )。” 

想不到她竟然回我一句:“医生,能不能带药回家吃就好 ?”。 

这回换我生气了 ! 来诊护士一直在叫有新病人新病人快来处理,这对夫妻竟然还这么多意见缠着我。 

我说:“如果早要这样就不需要这么多检查了 !你不信任我们,我可以把你转到其他医院开刀,但要回去我不会同意。” 

他俩静默不语。 

我于是说:“要不然你们就签自动出院吧,有事我们不负责 !”。 

想不到一直不说话的温先生竟然开口道:“签就签吧 !反正我烂命一条。” 

我心头一惊,只见温太太低下头说:“江医师,我们不是不想治疗或住院,只是我们一点钱也没有。 

他每天作捆工领现,三个小孩才有饭吃。 

现在要是他开刀住院 …”。 

我突然对刚才言语的鲁莽感到抱歉,想了一想说:“我觉得你还是开刀才能最快复原。 

我找外科医师下来看看,钱的事明天一早我会照会社工室来协助你们。” 

外科医师也真好心,他算一算开腹腔镜复原的最快,只要住院两天,不过要自费两万多元;开传统术式住院日数稍长,要花三千多块;用抗生素治疗则可能要住院一周以上。 

“真是一毛钱逼死英雄好汉 !”他摇摇头道。 

温太太想等隔天早上社工确定补助金额后再决定治疗方式,于是温先生就先在急诊打了一晚上的点滴与抗生素,温太太则是回家哄小孩睡觉后,半夜又来陪先生到天亮。 

我在晨间会议时向邻座的苏医师提到了这个病人。 

“想不到云林真的有这么穷的病人,在台北从来不会遇到… ”我说。 

可是他竟然皱起眉回我一句:“你怎么可以让他在急诊待这么久 ?盲肠炎会有破裂并发败血症的危险! ” “我当然知道啊,可是 …” 我想反驳,可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哑口无言:“我们可以让病人因病而死,却不能让病人因贫而死! ” “你应该先让他去开刀,钱的事再想办法,大不了就帮他出嘛!” 我脑中一阵昡晕,不是因为一晚没睡的关系,而是他突然把我的心敲开了一道刺眼的光,像住院医师放映在投影幕上的灯一样亮。 

我想到十年前的一个晚上,俊贸提议我们去认养贫童,我立刻就答应。 

那时我的薪水还不到现在的一半,却对这样的事毫不犹豫;更早的时候靠公费过活,还能捐出一个月的家教费并且和俊贸在补习街挨家挨户募款。 

而现在,“付出”这样的想法竟已不自觉地被排除在我行为反应的选项之外 !几千块对现在的我来说,不过是节庆一场吃饭钱;对温先生来说,却是一家人命之所系。 

“我怎么没有想到 ?”我懊恼惊觉:“当我拥有愈多时,我愿意给的竟然愈少! ”。 

我一面想一面走出会议室,遇见社工说他们是登记有案的低收入户,可以补助大多数的费用。 

我走到病床边,看到护士小姐已经帮温先生换好手术衣。 

我向温先生解释手术后大约要休养时间,然后拉上围帘,把五千元放在他的手里,他原本不说一语的漠然突然转为羞赧,温太太则在一旁说不要不要。 

我硬是把他手握成拳,说道:“没关系啦,急诊加住院要几千块,你开完刀还要一个星期不能工作。 

三个小孩总要呷饭啊! ” 温 太太几乎快哭了,温先生终于说道:“医师,我们虽不认识,可是,谢谢谢你对我们这么好。 

我之后工作有钱,再慢慢还你。” 

我挥挥手道:“没关系,互相帮助而已。 

我要下班了,你还是要好好休养,不要急着出院,之后的复原才不会受影响。” 

我经过忙碌的看诊台,向唤醒我赤子之心的苏医师道谢;他一头雾水。 

走出云林急诊的大门,门外清晨的阳光似乎更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