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水车的故事–张恩迪的见证(原文英文)

大家好!我很高与今天能来到这儿。神在我身上有许多的恩典。我愿意和大家分享。 

在座的诸位,也许听说我很喜欢弹钢琴。有一首我特别心爱的曲子叫作‘水车’。我的钢琴老师甚至说这条是我的‘招牌曲’。我少说也弹了上百次。 

有一天,我妈妈问我:‘恩迪啊!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作水车呢?’我回答说:‘我不懂。’我妈妈说:‘好,那么我们去百科全书里查查看。然后,我可以用积木做个小水车玩。’ 

于是,妈妈帮忙我把积木堆里所有的轮子全找了出来,盖了一座水车房。我们一共找了十三个大小的轮子。一块儿小心翼翼地把这些轮子插放在水车房的四面八方。然后我们把这房子放在厨房的水龙头下。这下子可真好玩哟!我把水一开,水冲下来,轮子一个个地转动起来。我开心得不得了。 

玩了一会儿,我妈妈和我开始一段非常有趣的谈话。从这段谈话中,我得到很大的启示。我开始从这水车,看见我自己。 

当我刚生下来的时候,我是一个小病童。我的内部器官长错了位置。医生又告诉我的父母,我是一个唐氏症(蒙古症)的孩子。我经过了六个大手术,在加护病房里住了七十二天。在这段时间里,医生曾告诉我的父母,我可能活不了。即使活了,我可能也只是一个不能学,不能照顾自己的人。我的父母非常的伤心。 

但是我的父母没有因此就放弃我。他们相信他们的神是智慧的开端,能力的泉源。从祂那儿,流出生命的活水。 

这十八年来,我父母努力地教我,又为我迫 切的祷 告。他们把我放在这生命活水的下面,教导我去依靠这比我自己更大的力量。每天早上我背诵圣 经,思想主的话。一天下来,我开心地享受我当学的功课。每晚,我感谢主赐给我这一天的力量。有的时候,我会遇见困难,但是,我知道‘没关系’,因为我是靠这生命的活水,加添给我生活的力量。 

生命的活水,带给我希望。我相信,今天,我能做的比昨天好,因为我努力地过了昨天。明天,我会比今天好,因为我努力地过了今天。我很满足 神所赐给我的一切,因为祂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更多的祝福加添给我。 

我感谢主所赐给我的礼物。祂把音乐放在我手中。我喜欢弹琴与人分享,因为音乐带给我快乐,音乐又能使别人快乐。当别人快乐的时候,我就更快乐了。 

让我讲一个小故事给你们听。在一九九四年,我有机会代表美国德拉华州赴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参加国际特殊人士艺术协会主办的庆祝大会,并演奏钢琴。在那个星期之内,我有机会见到八百位来自世界七十二个不同地方的特殊人士,我听见一位生下来既没外耳,又没内耳的聋人,拉出扣人心弦的小提琴曲子。我亲眼看见一位坐在轮上,半身不遂的残障人,用口含着笔,一丝一笔地画出栩栩如生的一只狼。我又看到一群聋哑的女孩,跳出有旋律的舞姿。 

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位特别的女士。当我演奏完毕,由台上走下来的时候,有位坐轮椅的女士用手推着轮子,向着我滑过来。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凯蒂琳。她原是一位电视影星,曾是‘As the World Turns’这部名影剧的明星之一。不幸,她得了瘫痪症,如今只能坐在轮椅上。凯蒂琳握住我的手,对我说:‘恩迪,我要你记住一件事:神迹并非在于我从这轮上站起来。神迹也并非在于你将你的蒙古症去掉。当别人在我们身上看见我们所能做的事,他们就看见神迹了。’ 

我深信神迹,神迹是什么呢?我完全同意凯蒂琳的看法。神迹,不是把我先天的缺陷去掉。神迹的产生,是因为我们让能力有一个发挥的机会。 

能力,需靠能源。能源从哪儿来呢?当我把我自己和这生命活水的源头连接起来的时候,能力就产生了。 

我是一个很简单的水车。也许只是一个很小的水车,甚至是个不完全的水车。我只不过是个器皿。但是小水车有个愿意的心。只要这生命的活水不断地流下,这小水车就会不断地转动。我深深地相信,神迹就会不断地产生。 

我愿意和大家分享一段经文。腓利比书四章十三节: 

‘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一座水车若没有水,就不会转动。 

一粒种子,若失去了生命,就不会发芽。 

一个罪人,若不靠着救恩,就无法得救。 

感谢主! 

因着生命的活水,一个单纯的小水车能转动。 

因着生命的力量,一粒种子能长大。 

因着主耶稣的救恩,我们得着神的救赎。 

我很喜欢我就读的教会学校所采用的教科书中的一句铭言:‘我们无瑕疵的救主,看见我们的堕落,祂在十字架上买回了神给我们的宽恕。’ 

因着主耶稣的救恩,我得救,我有活力,而且充满喜乐。为什么呢?因为我已得着了最重要的宝贝──主耶稣基督,祂是加给我力量的生命的活水。 

但愿荣耀、尊贵归于这位爱我们的主。谢谢。 

‘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 

这人便为有福。 

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成泉源之地, 

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 

他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 神。’(诗篇八十四篇五、六、七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