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作用

作为一位心理学教授,难免会有人要来找你,却又不肯到医院去看你的情形。这种人往往都是社会上的知名人士,他们心理上如有问题,当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时,他们就会悄悄地来找我这种人了。 

这次来的人是社会上家喻户晓的工业家,当年从我们学校毕业的时候,就以有领导能力出了名,不到几年,他的事业就扶摇直上。一般人对他的评价是他特别冷静,从不慌乱,判断力更是相当正确,他的成功,一直是坊间书籍津津乐道的对象。谁都羡慕他,中小学生都暗暗地希望能像他这样,白手起家,建立一个庞大的工业王国。 

这位名人进来的时候,却流露出一种非常严重的焦虑心情,他直截了当地说:‘我想自杀’。对我而言,这当然是想象不倒的,这位被人人羡慕的社会知名人物,为什么如此沮丧呢? 

他告诉我他之所以想自杀,是因为他有一个毛病,他无法‘爱人’。 

我还第一次听到这种怪病,这个年头,大多数的人都会埋怨没有人爱,感到社会的冷漠。自己承认无法爱人,一心在想自杀,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 

于是他告诉我他的奇遇。 

在他大学四年级的时候,他已是同学中企图心非常强的一位,有一天,学校里心理系的一位名教授把把他叫去,问他肯不肯参与一个秘密的实验。这位名教授可以给他一种他发明的药,吃了药以后,他的判断力会更好,人也会更加冷静,观察力会相当敏锐,以他现在既有的学问,加上这些特别的能力,将来一定可以保证事业成功,在社会上扶摇直上。 

他虽然对这种药有兴趣,可是他也知道任何药都会有副作用的,所以他立刻问那位教授这种药有没有副作用,教授告诉他,他只要吃五颗就够了,在生理上副作用几乎没有,可是这种药却有一种奇怪的副作用,吃了药以后,就会丧失了爱人的能力。 

我的病人对于无法爱人,不太在乎,他认为这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他问教授会不会仍有被爱的能力,教授说他仍会感到别人对他的爱,只是不能爱人而已。 

他觉得这种药似乎值得一试,因为他知道在社会上所有成功的人不仅因为他们工作得非常努力,最重要的因素是他们的观察力更特别敏锐,判断力也特别正确。他当时一心一意要在社会上出人头地,吃了药以后,虽然不能爱人,反正仍能感到被爱,因此他答应了。 

教授却非常小心,一再问他对药的副作用了解了没有,他说了解,而且也愿意冒这个险,于是教授给了他五颗药,他照指示在五天内吃了这五颗药。 

药性果真很灵,他进入社会以后,大家都称赞他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他的决定十有八九都是对的,难怪他的事业蒸蒸日上,谁也比不上他。 

可是他终于发现药的副作用非常可怕,因为他变成了一个十分冷漠的人,他从不同情任何人,也对任何人都没有什么感情,即使他的母亲去世,眼见他的弟弟哀痛欲绝,他却什么感觉都没有,他的太太和孩子都知道他对他们毫无感情可言,他的部下更加感到他是世界上最冷漠的人。 

他开始发现他失去了世界上最大的快乐,他的理智告诉他,付出比得到更有意义,他冷眼观察社会上真正快乐的人都是对别人充满爱心的人,都些人事业都比不上他,可是只因为他们能够关怀别人,内心充满平安的他们快乐多了。他虽然很希望也能如此,可是一直做不到,大概药性太强了。 

他虽然号称可以感到别人的爱,可是因为他不爱人,也没有什么人爱他。最糟糕的是,给他药的教授已去世了。他无法去问他要解药,他知道我是这位名教授的亲传弟子,也已是大牌教授,所以他只好来找我,希望我替他弄到解药。 

我觉得这件事实在古怪之至,因为我从未听过这种药,我本来想立刻拒绝他的,可是看他不断地要求,只好答应他试试看。我利用电脑作了大规模的文献搜寻,发现从未有人提过这种药,据我记忆所及,这位名教授也从未向我提起这一个秘密的实验,我更没有听过人的爱心是可以受药物控制的。 

亏得我想起一件事,这位名教授去世以后,校方为了对他表示尊重,尊经请他的遗孀捐出所有他的工作日志,我因此请图书馆让我进入保存他日志的特别房间。我发现他的日志是以日期排列的,我算一算那位病人在本校毕业的年份,一页一页地看,果然被我找到这个秘密实验的详细纪录。 

对我而言,这个实验实在太有意义了,我看了纪录以后,也做出了解药。 

病人来了,我告诉他我已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因此我已对症下药,吃了我的药以后,他可以立刻恢复人类爱人的本能,可是这种药也有副作用,吃药以后判断力可能不像过去那样正确,观察力也可能不再敏锐。如果他的事业因此而走下坡,可是不能怪我。 

我的病人对他的事业毫不在乎,他只想能够充满爱人,享受爱人的乐趣。 

我一再问他是否真的要想无私地爱人,他一再回答他的确如此,因此我用一只小瓶子装子这五颗药给他,他谢谢我,匆匆地走了。 

三个月以后,病人回来了,他这次变了一个人。他说他已经感受到关怀别人所带来的心灵上的平安,他告诉我他发现他的一位下属太太得了癌症,过去他对这种消息会完全无动于衷,这一次他主动地表示关心,虽然他仍去世了。可是他却从头到尾分担大家的痛苦,也使他对死亡有深一层的了解。 

他的另一位下属有一个儿子在念国中,这位下属收入不多,无法让儿子请最好的家教,他主动表示愿意帮这位国中生的忙,这位国中生的考试成绩,果真大为进步,使他高兴极了。 

至于他的事业,他说他的事业似乎仍然不受影响。 

我的病人谢了我以后,最后还是问了我一个最不愿意回答的问题,究竟这是什么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谈过药物可以左右人的爱心? 

我只好告诉他,我其实给了他维他命而已。 

当年,那位名教授也是给了他维他命。他的工作日志上写得一清二楚。人是有自由意志的。行善或行恶,都是人自己的事,你如立志做好人,就可以成为好人,你如冷酷无情,实在不该怪别人,我的病人年轻时,就只想成功,即使不能爱人,也在所不惜。那位名教授只是成全了他的志愿而已。这次他已下定决心要爱人,我也只是给了他心理上的维他命而已。 

我们都知道希特勒做了很多坏事,可是没有听说他是在某一种药物控制之下做的,我们更知道,既然在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时候,很多德国人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拯救犹太人,这些人也从未在药物的控制之下。 

人只有自由意志的,我们也许不能控制自己的命运,可是只要下定决心,是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的,我们都应该为我们的所作所为负责。 

病人轻松地谢谢我,他说他有一件礼物要送给我,我打开了礼物,发现这是我给他的五颗维他命。换了一个更漂亮的瓶子装,他显然一颗也没有吃。 

我窘得不得了,聪明还被聪明误,这次我被他骗了。 

病人告诉我,这次他非常小心。他将药带到一位药学系的教授那里去,那位教授一眼就看出这是最廉价的维他命。 

病人是个有智慧的人,他终于想通了,过去他是他自己企图心的奴隶,如果他将自己从他的强烈企图心解放出来,他一生会恢复自由的。 

世界上很少人知道,人最大的快乐来自给予,而不来自得到。我的这位病人是个聪明人,他虽然很晚才悟到这个道理,可是他倒是觉悟得特别的彻底。 

我看到他的漂亮积架汽车停在楼下,上次来时有一位司机开车,这次他自己开车了,大概他知道司机晚上要休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