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鞋女

她笑了,是自信的笑:“只是照你说的努力坚持着,后来,许多客人都发现了我有精细的手艺。连他们也无法再排挤我了。”她瞥了旁边一眼。

那年的一个夏日,我在商场买了一双挺高档的皮鞋,质量很好,款式也不错,就是鞋跟矮些(我个子矮,喜欢穿鞋跟略高的鞋)。回家之前,我拿着它到手工市场,想找个师傅替我在鞋跟底多加一块硬胶,并且沿鞋边上一层暗线。拎着皮鞋的我刚到那里,一整排的修鞋师傅都满脸笑容地向我招手:“到我这里来”、“我的手工好”、“我收费便宜”……

我却走向一个没吭一声、手也正闲着的女子,直觉告诉我她可信且有过硬的手艺。

她开始工作后,我们聊了起来:“你的手艺真不错呢。”

“还可以,就是不懂招揽生意,钱赚得比别人少。”

 “慢慢学吧。”

 “已经干不下去了,我明天就回家,车票也买好了。”

 “别急着走,下回我还想找你呢。其实只要你手艺好,坚持下去生意总会好起来的。”

 说到这里手机响了,我要赶着办点急事:“这活你慢慢干,我7点过来取鞋。”

 “你一定要过来,明天可找不到我的。”她再三叮嘱。

事情办得出乎意料的顺利,我在6点就赶到手工市场,但已看不到她,连她的工具都一起失踪了。

 “她走了”、“你的新皮鞋没啦”……其他的修鞋师傅幸灾乐祸起来。

 想不到向来眼光独到的我竟然也有看错人的一天,失去了皮鞋事小,怀疑起自己的洞察力事大。

 之后好长的一段时间,我也没有再到过那个市场,直到第二年初春才偶然经过。

 “先生,先生……”一个女子向我追来,且大声喊着。

 “叫我吗?”我停了脚步回过头来。

 “你还认得我吗?”她气喘吁吁地说,“过来拿回你的皮鞋吧,都放了大半年了。”

 我这才想起了那件事情。

 “你没回去吗?”我问。

 “我走得了吗?”她说,“你又没来取皮鞋。”

 “可我来过呀!”我颇愕然。说着,我们已走到她的档口。

 “那天回去收拾好东西,吃了饭,6点半就开始站在这里等,一直到半夜也没见你过来……”她说得有点激动。

 “你就因为这留了下来?”取过皮鞋,倒是我有些歉意。

 “真够麻烦的,我每天都把它带出来,还要用心记住你的外貌,连梦里也见过你好几回了。”

 我们一边说着,一边已有几个客人在等,我有点惊奇:“看来你的生意很不错。”

 她笑了,是自信的笑:“只是照你说的努力坚持着,后来,许多客人都发现了我有精细的手艺。连他们也无法再排挤我了。”她瞥了旁边一眼。

 穿上这双久别的皮鞋,我觉得格外轻松,似乎寻回了某种感觉……

来源:品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