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地

这是托尔斯泰讲的故事:

俄国高加索一带地方,售土地以“日”计算,买地人从日出到日落之间,所奔跑围得的土地即作为买卖之地。价格低廉且固定,跑的越多得到就多,但必须最后跑成圈。某人天亮即奔,开始时步子轻松,欲尽量围大些。中午时他已围得一大块地,非常高兴。他还嫌不够,再跑。太阳西斜,他开始焦急起来,但两腿发软无力,身子沉重,但距离终点尚远……无情日头西沉,气喘吁吁,满口白沫,眼目昏暗。当太阳完全消失地平线时,呀终于跑到终点。正当大家为他欢呼时,他扑倒在地,口吐鲜血,顷刻间,停止呼吸,命归黄泉。

他最后得到的是6尺宽的坟坑地。

世界上多少人,不正也象这位买地者?一生拼搏,到头来两手空空,悔恨终生。

[经文]

传 2:22 “人在日光之下劳碌累心,在他一切的劳碌上得着什么呢”

可 8:36-37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