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想法击垮你

有时我们看着一个失败倒下去的人,会摇头喟叹:“这件事真击垮了他!”与其这样说,我想,不如说:“他对这件事的想法真是击垮了他! ”

我中学毕业的时候,流行一句话:“毕业就是失业”,大家也深信不疑,并为此颤栗。彷徨中找到工作的同学十分庆幸,也带着一 耀,同学聚餐会时谈话中也有了“交代和话题”。

我升学无望,但对找工作这回事却很不以为然,如果工作只天开收据,在信封上打字,或重复的朝九晩五,日子下来,恐柏会变成我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当然也就没勇子尝试。于是我去当了补习老师,奔走于吉隆坡各大小花园,工作不轻松,收入也不稳定。我也不是很清楚前路,但隐约感觉太早“尘埃落定”不是一件好事;再想想,为什么要死捱活撑地守住一份工?或者一定要找一 谓“固定工作”才觉得是安全,才有门面,因为我们有输不起的面子?

但我这样做也的确很没有面子,有时更祸及家人。有次有个亲戚听到我还在“不务正业”,几乎大惊失色对母亲说:“啊!你的女儿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份正当职业吗?”——教补习是“不正当”吗?

到后来我就不大喜欢参加什么同学会了,亲戚朋友也无往来,变得有点孤僻,因为到后来我渐渐也脆弱了,若给人多问几句,或再去感受别人的看法,恐柏会支撑不住。

当我在别人的种种看法里溯临失落的时候,我感谢上帝为我开了路,我也没有不能舍的“鸡肋”,于是打点行装就上路,虽然前距也不是很明朗。

每个人的人生道路都不一样,我要的是事业,不是职业;况且不同的背景、条件有不同的做法,所以不必学我。只是我相信一件事,就是,我不务“正业”,但却没有游手好闲,我要前面有更宽阔的道路,别人怎么看其实不重要一一这个想法是抗衡“职业焦虑症”的妙方。

不过,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到所谓“想法看法”的杀伤力和建设性了。

来源:梁婷婷著《我能不一样》(文桥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