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不是那么残忍的事

比赛,是“定输赢、决胜负”的事。有人输了,从此一蹶不振,然后那个赢了他的人似乎一生都站在他的面前,嘲弄他,轻蔑他。有人说,这样的人是“没有备足够好的心理素质去输去赢” 一一这没有夸张,有个朋友失恋一次便终生拒绝婚姻,没有人可以劝,所以他一生继续输卞去,带着负面情绪孤家寡人过日子。

劝解的人这样说,失败为成功之母,下次再来!做不成新郎就先 做伴郎,只能说,这是一个痛苦的搞笑版。或者可以这样说:“有一种输者叫赢家,有一种失败叫精彩,总之,输和赢都很精彩!”——能这样想要有点境界,要能从“失去”里看到“得着”,譬如体谅、坚韧……于是我们走出心理困境。

不然,就来看看古代罗马竞技场的“比赛”,便大概会有些释然。 古罗马角斗竞技起初是强迫奴隶或战俘打斗直至死亡。后来,这些小规模的格斗,演变成为一种在圆形剧场上的大众娱乐方式。当一个失败者身负重伤、濒临死亡的时候,会被送出角斗场,在后台由行刑人用铁锤将其打死,在被击中头部后,很快就死亡。

相较于那种失败后的下场,拿不到奖脾或奖金,实在是微乎其微了;而比赛,真的是一种技术和心志上的操练,并不对立,也不是一件那么残忍的事。

来源:梁婷婷著《我能不一样》(文桥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