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做自己

“为何我总害怕与朋友意见相反,宁愿屈就自己,也不敢反对? ”

“我觉得自己好虚伪,明明不喜欢又要扮喜欢,我真是好讨厌自己。”

“我明明不想讲是非,但不讲又怕被人踢出局,唯有扮到好开 心,你一言我一语。但其实我好辛苦,该怎么办才好? ”

“明明不认识,又要扮认识,如果不这样做,人家会小看我。”

人与人的相处夹杂着很多张力,可能源自朋辈间不同的性格、文化和要求,但最大的张力极可能是来自你内心的恐惧——害怕被拒绝、被看不起、不被喜欢、不受欢迎,只好塑造一个连自己都陌生的形象,来讨好身边的人。

到底我是谁?

当你站在人生舞台,长期扮演一个与真实的自己不符的角色时,即使骗得了全世界,你也骗不了自己的内心世界,你总有一天会突然迷失,不断地问自己?到底我是谁?

在辅导的过程中,有时候恍如一名观众,观看眼前的年轻人如何扮演他们人生舞台上的每个角色——我们一起穿越时光隧道,、 进入童年的回忆。童年是最能够自然地表现真实的自己,且毫无保留、不刻意掩饰自己的人生阶段。

然而,人越长大,经历的事也渐多。在学校、家庭或教会等环境,因受到不同的压迫、斥责,甚至是被耻笑、排斥和忽略后,他们只好无奈地在人生舞台上自编自导自演另一个角色,务求获得他人赞赏,争取成为朋友心目中最喜爱的角色,或避免成为朋友心目中最讨厌的角色。

无法做自己

我曾和一个少年人同行了六年。认识他时,他就读中二,现已升上大学了。中学时代的他,因身形肥胖和说话迟钟,常被同学耻笑和欺负而感到自卑,常有自杀的冲动,幸而每次都能及时制止。

中学期间,他渴望扮演一个讨人喜欢的角色;可惜的是他愈伪装自己,同学就愈不喜欢他,甚至完全排斥他。他的屮学生涯里,只有一位同学能接纳他,成为他的好朋友。

升上大学时,他想给人一个崭新的形象,每天都用定型发胶把头发梳得高高。直到一起做作业的同学真正认识他后,坦诚告诉他的形象与性情格格不入,他才开始決定正视问题。

寻找真我的历程

我鼓励他勇敢询问这班刚认识的新同学,了解他们心目中的“ 他”,让他知道自己在朋辈眼中的优缺点。同学们也真诚地响应,称赞他是个暖男,劝他换回舒适自然的发型和衣着。

他一时感触,流泪地说,活了18年,第一次得到朋辈称赞和真诚对待,非常感激这班同学;而我也相当欣赏他愿意尝试与同学主动交流,敞开心扉听取意见。当他做回真正的自己,他心仪的女孩也渐渐喜欢他,让他初尝恋爱的滋味。

他的经历,让我们明白朋辈的支持和真诚也很重要——朋辈间的接纳和包容,愿意放下偏见,彼此欣赏。

这个少年人主动寻求协助,大胆询问意见,虚心接受批评,并愿意作出改变,让他寻回自己。虚心是其中一个做回自己的关键点,我们往往因害怕太平凡,被人看不起,而不自觉地饰演了既期望又陌生、吃力不讨好的角色。当你愿意虚心接受自己的本相,从中欣赏你独有的特性和素质,才能坦然地活出自己。

文章取自:《无朋友》周伟豪、廖晖清等著2017年文桥传播中心有限公司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