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是一个经历神的过程

生病是一个经历神的过程,你认同吗?

黑斑蚊在马来西亚随处可见,它好像挺有“策略”的——习惯傍晚时间出没,低处飞行以避开人们视线,更可怕的是它飞行无声,不易察觉,叫人防不胜防。

大学第四年,我(庆祥)得了骨痛热症,日子瞬间变了样,缓慢取代了忙碌的大学生活,无法上课,不能看病人,连日上生活的洗衣、夜宵都不能,校园活动被迫搁置一旁。整整一个星期住在医院,体验一个病人的生活。住院原本是为了治疗,可是偏偏骨痛热症是无法治愈的病症,只能靠着患者本身自愈能力。治疗方法是补充适量的水,并等待自然的痊愈。诡异的是,它又会导致死亡,所以又不能掉以轻心,需要住院打点滴,每天抽血检验,等待血小板指数上升。日子在等待中度过,度日如年,像是一个老年生活的缩影。

内人丽华最近在他乡遇见一个来自斯里兰卡的老人,他的妻子离他而去,孩子有各自的生活,朋友不多,日子总在孤独的等待中度过。即使只是偶遇的陌生人,内人竟成了他倾诉孤单的对象。内人觉得他很可怜,我说,他确实可怜,且是在自怜中度日。纵然我们外在的环境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心境却是可以改变的。生命可以很漫长,单单等待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可言,其实,等待可以是一个经历神的机会,我们不是依然有权利选择要如何度过每一天吗?对信主的人来说,信仰带来盼望与信心,圣经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前4:16)

有些病会自然痊愈,有些则无法医治。即使得了不治之症,人也不会轻言放弃,必会试尽所有途径,即使求神拜佛,土方配药丸,内修气功外喝符水,也无不尽其所能以求奇迹般的痊愈。

认识倾向于解决问题的,这是求生本能;被迫接受现实而放弃,是经过许多尝试后失败的结果。

思考与解决问题

问题发生时,人的第一个反应是思考问题,然后解决,只有少数会思考结果。然而在面对人生的大课题如生病,思考结果是必须的。病若医好了,日子是否还是和之前一般?生命的定义还一样吗?价值观会有更改吗?病治不好又如何?日子又该如何走到人生的尽头呢?

如果以逗号表示病医好了,人生可以继续往前走;那句好则意味着病治不好,人生已经尽头了。但是标点符号只是一个句子的小结或总结,却无法取代句子的内容。思考人生的结果也是如此,它无法取代生命的过程。有句话说得好,生命不计长短,乃在于生命的内容。其实,每个人生命的内容都一样,但内容是可以有别的。

生病有起点,也有终点,但更重要的是从起点到终点的过程。很多精彩但被遗忘或忽略的人生片段,往往就发生在当中;而震撼人心的信仰承载力通常也在此刻发挥到最高点。经历神无须等到病好的那一刻,在病痛中依然可以每时每刻经历祂的同在与平安。真正的神迹不是病被医好了,而是在病痛中体验并活出信仰的内涵,发出激荡人心的生命光芒。生病依然可以被神使用为贵重的器皿,成为众人的祝福。当然这完全在于个人的选择。

《罗马书5:3-5》“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参考资料林庆祥方丽华《你所爱的人病了》,文桥传播中心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