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公,别跑

话说有一天,我自个儿到西方的某个城镇去。那儿的景色实在漂亮、迷人。眼帘中出现了许多以类似电影里的牛仔部落,广大的牧场,高大的骏马……可以想象吗?一边走一边哼着自己创作的曲子,心情可谓愉快极了。

午餐时间到,肚子咕噜咕噜作响。东张西望,在远处似乎有间可用餐的餐馆。加快脚步,到了古代西式的半截门前,伸出双手推了门进去……好多双眼睛望向我这边,有点怕怕,还真的跟电影出现的一样,确实有带帽配枪的牛仔耶!我的心情是既好奇又紧张,兴奋与担忧参半!肚子的打鼓声催促我叫了份美味的餐点!

饱餐后正待付账离开之际,迎面来了个子比我高两个头的中年牛仔,他的面无表情(有时候没有表情就是最可怕的表情)让我无法猜测他的来意!来到我面前,他忽然将他芭蕉叶般大的巨掌用力地拍在我前方的桌子,吓了我一跳,再用腔调怪诞的英文向我怒吼:“You, Chinese pig, why you have your lunch here? Don’t you know Chinese can’t come in?”我最讨厌看不起华人的人,反驳一句:“Who are you? And tell me why Chinese can’t come in?”不得了了,他揪起我的衣领将我半推半撞的弄出餐馆外,看似要和我搏斗!看看他,再看看自己,从来不曾如此深切体会到“以卵击石”,“螳螂挡车”这类成语的含义……我的心怦怦乱跳,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就在这紧张的时刻,有马蹄声从远而近,几乎在同一时间内看到了另一个被大帽子遮住半边脸的牛仔跳下马来一把拦住了这恶汉。他说他的公义不允许他看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被欺负。Wow!我的英雄,我的恩人,当真崇拜他!

他们打起来,至于过程我就只用“精彩”两个字略带过吧。结果当然是我的英雄得胜了。

“恩公,谢谢……恩公,谢谢……”我带着极其真诚感激的心向他道谢。而他只向我笑一笑。之后,就头也不回,骑上马往南方奔去了。他真的是我的恩公,我懊悔自己连他的名字是什么都不清楚,对于他的大恩大德,实在无以回报。

忽地,我转念一想:他能力这么大,能帮我这一大忙,其他的事情大概也难不倒他吧,何不向他多要求些?于是我赶紧追上去,边追边喊:“恩公,别跑,你可不可以给我美丽的大房子,温柔婉约的妻子,聪明伶俐的孩子,事少钱多的工作,赐我智慧……恩公,别跑……恩公,别跑……”

很荒唐?是的,曾几何时你我不也如此?父母亲生我们养我们,我们不但不时刻想着何以回报,却总在那里求三求四!可怕可悲!何以回报父母恩惠?

太阳光大,父母恩大。是时候思考这问题……

参考资料梁婷婷《猴子面包树》,文桥传播中心有限公司